当前位置: 首页 > 以案说法 > 正文

文某某污染环境案

发布时间: 2018-07-06 15:55:53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4

案情简介:

2014年9月,接群众投诉,大邑县董场镇铁溪社区有一电镀作坊排放电镀废水污染环境。9月12日,县环保局现场调查发现,该电镀作坊位于大邑县董场镇铁溪社区23组,业主文某一从2013年11月开始租用董场镇铁溪社区23组村民谢某某的房屋开办“热镀加工作坊”,并聘用文某二在作坊内负责生产。在生产过程中,该作坊违规将大量未经处理的含有氰化亚铜等化学物质的生产废水通过厂房的地沟排入瓦子河,致瓦子河被污染。经取样检测,该作坊外排口废水PH超标2.5个PH值,悬浮物超标399倍,化学需氧量超标5.91倍,铜超标95倍,锌超标47倍,总氰化物超标1842倍。

县环保局通过调查取证后,依据《水污染防治法》作出行政处罚。县检察院在“两法衔接”工作中,通过走访县环保局发现该案可能涉嫌犯罪,经审查认定文某一等人的行为违反《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三项的规定,涉嫌污染环境罪。建议环保局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9月23日,县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对文某某涉嫌污染环境罪立案侦查。县检察院随即指派经验丰富的办案人员提前介入案件,引导公安机关调查取证。10月31日,县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文某一涉嫌污染环境罪批准逮捕。因文某二构成犯罪无逮捕必要,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经审查和补充侦查,2015年4月9日,县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2015年7月14日,大邑县法院经开庭审理后,依法对被告人文某一、文某二作出判决:一、被告人文某一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被告人文某二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三、对扣押在案的珠碱496.6kg、氰化亚铜164kg予以没收。

案件典型性:

近年来,大邑县院牢固树立“绿色检察”意识,将破坏环境资源犯罪专项立案监督作为完善“两法衔接”机制、强化生态环境司法保护的有效载体。该案是大邑县院通过“两法衔接”机制成功办理的成都市首例重金属超标污染环境案,在法律适用、引导取证等方面,该案都具有典型意义。

办案启示:

(一)强化组织领导是“两法衔接”工作的首要保证。大邑县委、政府高度重视环境保护“两法衔接”工作,成立了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组长,副县长(公安局长)、县检察院检察长、县法院院长任副组长,各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环境保护“两法衔接”工作领导小组,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协调解决执法司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困难。2015年大邑县院与县法院、县公安局、县环保局会签《关于进一步加强环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建立联动执法机制的工作方案》,就案件移送范围和程序、各部门职责、保障措施等内容进行了细化,规范了环境保护“两法衔接”工作运行机制。

(二)检察机关适时介入是保证办案质量的关键。检察机关引导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的侦查、取证,依法从快批捕、起诉,对于提高案件质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案中,县环保局正是依据大邑县院向该局发出的检察建议后才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引导公安机关将本案涉及的有关主要污染物《监测报告》(监测报告文号:大环监字〔2015〕第354号)作为刑事司法证据使用。大邑县环保局申请四川省环保厅对该《监测报告》出具了《环境监测数据用作司法证据认可书》(文号:川环法监〔2015〕认字009号),并将该证据移送县公安局。该证据为案件的定性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三)准确适用法律是案件定性量刑的基础。该案的法律适用存在分歧。关于有毒物质的范围界定问题,一种意见认为:《解释》第十条第三项通过列举方式将“含有铅、汞、镉、铬等重金属的物质”界定为“有毒物质”,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本案中检测到的铜、锌等元素虽然严重超标,但不应认定为有毒物质。我们认为本案中行政执法人员检测到的严重超标铜、锌等污染物可以认定为“有毒物质”。认为《解释》第五款规定了“其他具有毒性,可能污染环境的物质”的兜底性条款。《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这一“国家规定”将铜、锌等重金属污染物和铅、汞、镉、铬、砷作为共同防控的重金属污染物,可以认定铜、锌为有毒物质。最终法院予以认定。

0

0